觀察 / Views

我的媽呀!會長你怎麼不早說?~中華賽車會楊光榮會長專訪

edited by Cliff Lee

因為『CTMSA中華賽車會』在7/27日一篇~『TSF、OP杯參與人數直直落,震驚賽車界』的官方新聞稿,而小寶我忍不住在其賽會工作人員的臉書下方留言提了一些敏感的問題,後來就在當日傍晚收到了賽車會的私訊,希望我能在隔日下午四點到賽車會,讓會長當面說明,所以才有了這篇獨家專訪。

當然我很清楚鐵公雞雖然長期拍攝了一些台灣賽車的影片,也認識一些賽車手,雖不敢自認懂了多少,但從旁觀察了一段時間,也感覺出台灣賽車界的問題也不僅是『賽車會』單方面而已,但畢竟這次事件是因中華賽車會以主管機關身份發出的文章而引發,所以我只針對我原本的問題及會長的回應做出重點式的節錄,而且訪談時間歷經四小時,其中鍾岳峙主任雖偶有補充,也偶與會長略有不同意見,但兩者整體回應立場尚稱一致,所以我也將遣詞用字略為潤飾或以大意的型態,以方便大家閱讀,若有文字不夠精準之處,也請各位多多包涵,至於過於敏感爭議或涉及人名的議題,請原諒我站在希望台灣賽車繼續發展的立場下,我就不寫出來了:

時間:2016/7/28

地點:中華賽車會

與會人員:

中華賽車會:楊光榮會長、鍾岳峙主任、柯博文先生

鐵公雞:李宗羲(就是我小寶Cliff克里夫啦...)、視覺總監Will An (就是職人小麥、麥哥)


鐵公雞開場:會長您好!其實以台灣汽車媒體的地位,鐵公雞只是人微言輕的小角色,而且我們既不是主辦單位,未來也沒想過辦比賽,老實說這件事其實根本輪不到我們來問,更別說這件事跟我們並沒有直接利益,但我們只是單純的因為喜歡賽車,所以才好奇的問了這些問題,也請您多包涵啦。

楊會長:沒關係啊,這樣很好,讓我有機會一次把事情說清楚...

哈拉省略,直接進入重點...

1.鐵公雞FB提問:請問此文“震驚賽車界”的標題,這賽車界有沒有包含貴會?

楊會長:當然包含啊!但我在你的FB留言後,我有重新再看過這篇報導,我才想起這篇文章其實是『醒報』所寫的,我們賽車會只是轉載。

鐵:轉載?(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個答案...)

楊會長:是的。這是由我們發新聞稿給『醒報』,再由他們改寫後,我們再從『醒報』轉載的...(不騙你,我真的看過『醒報』...)

鐵:且不論貴會新聞稿為何只發給『醒報』,但為何『醒報』改寫後,難道貴會都沒有看過就直接登出?也沒載明是轉載自醒報或提及撰文者。而且以主管機關之上位發出此文,若以一般民眾對台灣賽車環境的不甚了解下,將很容易產生『原來以後要賽車,就要跑賽車會主辦的比賽...』的錯覺?

楊會長:『醒報』是我們長期配合的媒體,我們會發給他新聞稿,而他們會進行改寫並刊登。另外,關於這篇文章我覺得本會確有疏失,也認為本文確實會造成不當聯想,未來這方面本會會改進。(當然,我是沒有白目提出要求他們向社會大眾公開說明並致歉...)

2. 鐵公雞FB提問:文中以“TSF及OP盃參賽車數的”直直落,並對照TTCC全錦賽的成長...”這是否關乎之前TTCC要在PIC續辦時,當時跟PIC不為人知的洽談過程?而目前的排擠效應是否是你們當時可預期的?(不為人知就是無法證實,不要再逼我了...)

楊會長:首先要釐清一個問題:TSF及OP杯參賽車輛的減少,並不是全跑到本會主辦的TTCC及NTCC了,而本會兩賽事有很多現役車手,其實是多年前在TIS龍潭時代就參與本賽的老車手而重新加入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賽制辦法較公開、贊助資源較多且友善,以及參賽成本較低而吸引大家加入的。

而自2012年大鵬灣啟用後,賽車會多年來,尤其在2014及15年屢次向『TSF的主辦單位~PIC大鵬灣賽車場』及『OP盃的主辦單位~Option改裝雜誌』,談及因這兩大賽事的參賽級別不斷拉升後,將導致平民賽車的參與門檻變高,而且資源稀釋以後,不論是車隊或車手的很多表現絕對會有差異,這將使得台灣賽車產生斷層。所以賽車會本著成立宗旨『安全、玩得起、樂趣』,希望將較經濟實惠的TTCC及NTCC納入這兩大賽事中,以延續平民賽車的參與機會。

但是這兩大單位或許是之前的參賽車輛都頗多,也或許PIC大鵬灣方面認為TTCC併入TSF後,他們將收不到原本應由本會獨立舉辦時,所該付給PIC至少六天的場租費用,所以本會的提議始終無法獲得PIC大鵬灣的支持,這點我們也很無奈。

我一直認為台灣這麼小,很難支撐三場大型賽事,不如學習對岸的ZIC珠海賽車場,經營多年後也因為類似的問題,所以就把幾個比賽合併成一個”Pan Delta泛珠三角賽事“,並集中資源大量推廣,以打造成一塊金字招牌。而我到現在還認為這是台灣未來必須走的路。(其實我覺得是有點道理...)


3. 鐵公雞FB提問:文末要“主辦單位好好思考如何因應”,那也想請問貴會要如何因應關於全台灣賽車界對華夏杯的疑問?我想身為上級單位應該也有些不錯的想法?

鐵公雞現場補問:另外,關於華夏杯的統規賽,車子明明都長一樣,但跑起來卻有車輛差異,以及車手選拔方式,乃至『對岸的中汽聯與中華賽車會的資源及對價關係』的許多傳聞...

楊會長:華夏杯是由兩岸四地的賽車會共同發起,並由中國力盛公司負責執行。而事情的本質是因為中國有自己的汽車工業,所以對岸的『中汽聯』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強化中國汽車工業,這在台灣沒有Manufacturer(自有品牌汽車製造廠)的情形下,卻少了汽車公司這最大的支撐,所以台灣的賽車環境本來就不能用同樣的思維來看待。自有品牌啊不是有一家嗎?還是我記錯了...可是他最近有出手排耶...)

鐵:有傳聞說,關於車手選拔名單,有涉及“需先贊助賽車會費用,才有出賽機會”,若這是真的,那派出一位實力普通卻能出錢的選手來代表台灣隊出賽,豈不讓台灣賽車迷為了一位沒有能力奪冠的選手來加油,這不是很奇怪嗎?(請理解我這並不是我對特定車手有意見,而是這問題的邏輯本身就是個問題...)

楊會長:收錢是真的!(我差點跌倒,沒想到楊會長就這樣直白的說出來了...)

因為對岸的賽車運動是蓬勃發展的,所以他們多是派出『職業選手』,而在不能輸的壓力下,很多”奇怪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但這些問題不只發生在我們,港澳也有發生,所以在幾次的抗議及爭取後,現在華夏杯也漸漸改成可自備技師等讓人比較放心的制度。

而且,台灣賽車既然沒有強大支撐,本來就很難有長期跟深耕的發展,所以我認為台灣賽車手要認清楚一個事實,就是『台灣賽車手既然很難有機會發展,所以要把參與賽車的心態調整成一種享受賽車的過程...』(所以這意思是以後大家開爽的就好?)

鐵:可是賽車會既然是政府的對口單位,就算每年從政府獲得幾百萬的補助也應該很正常,但為何還要用這種方式收錢?

楊會長:政府怎麼可能給我們幾百萬?首先,賽車會並不是一個盈利的單位,但至少不要虧錢。以去年來說,賽車會總共獲得體委會差不多8~90萬元的補助而已,這包含了四場國際機車賽事及人員出國至FIA開會,而且我們還只能去一次FIA(抱歉,我並未細問這四場機車賽事是什麼,所以不敢評論...)

鐵:雖然您這樣說,我還是認為這樣的制度很怪,因為據我們從“中汽聯”的了解,對方已經有提撥一些款項給貴會作為運作華夏杯的費用了,而且他們並不知道您有再跟車手收取費用的情形...(有沒有覺得我超敢的...)

楊會長:我想你詢問的人,層級應該不高吧。(噗...我被ㄉㄧㄤ了嗎?...還真是金包銀的多說話唸咪ㄟ粗歹擠啊…)

因為對方提撥的這些費用,本來就無法支應全部開銷,這也是所有主辦高層都知道的事。我希望大家要了解一件事,華夏杯是由兩岸四地的賽車會共同合作,都是民間單位,並沒有所謂代表國家的身份...(哇塞,聽到這裡,我不知...但你...你可是中華賽車會會長啊...唉,你怎麼不早說啊...)

鐵:喔~或許我們認識的層級真的太低了吧!但所以您的意思是說,我們台灣選手所組成的車隊,其實並不能稱作『台灣隊』?可是我只能說,這聽起來太奇怪了...

楊會長:對!但真的是這樣,你想想台灣的政治地位,所以你不接受也沒辦法...(其實我已經想走了,但為了不辱使命...)


4. 鐵公雞FB提問:雖然貴會是支撐台灣賽車的”唯一基石“ (當然有些已被貴會拆掉招牌的就不用討論了...),但聽很多車友說到貴會的編制及決策常讓人不理解,但與其讓許多人誤會貴會是個『萬年黑機關』,何不一次說清楚,也順便教育大眾?這應該是身為『上級指導單位』應有的擔當與義務喔?(就像謝淑薇跟體委會及網協有問題,也是靠網友幫忙還原真相,然後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鐵公現場補問:既然賽車會志在推廣賽車運動,那為何也有很多人參與的TRCC就硬生生被貴會拆掉招牌,而且處分對象擴及”已領有賽車駕照的車手“,這件事已造成很多車手對貴會的不諒解...而且據了解在台灣舉辦賽車,並沒有規定一定要有貴會認證才能比賽不是嗎?

楊會長:我想要從中華賽車會的三個宗旨:”Safe 安全、affordable 承擔的起、fun 樂趣“來說,TRCC從第一個”Safe 安全“就已經過不了關了,可是他因為沒有來申請認證,所以我們也無權對他做什麼事。但問題是這些參與車手的賽車執照上有明確規範:『不得參與”Unauthorized Event”或”illegal race”』(譯:“未經認證活動”或是“非法賽車”),所以我們是基於FIA規範的安全考量,才用這個條文去約束領有這些賽會駕照的車手。

另外,關於TRCC,其實多年來我們已經幫助他們很多,但因為TRCC賽會方本身有很多我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這不能怪我...

鐵:那照您這樣說鐵公雞辦比賽,只要沒有來貴會認證,就會變成”Unauthorized Event”或”illegal race”囉?

楊會長:是的。雖然在台灣誰都可以辦比賽,但只要你領有中華賽車會發出的FIA認證駕照,就表示你同意了FIA的相關規定,那自然就受到本會的約束。但因為駕照期間是一年一換的,所以這“罰則處分”只會於“目前持照”的狀態下發生,而若你之前從沒有這駕照、或是曾領有但此刻是中斷沒有駕照的狀態下而參與這些比賽,卻又在之後來本會申辦駕照,請放心,賽車會是無權追究你之前的行為的。

至於TRCC上一場如警察臨檢的的很多事件,都牽扯到我們身上,但實際上我們當時人在義大利,所以是與我們無關的...

鐵:那關於走行會呢?

楊會長:走行會當然沒問題,只要活動中不能有公開名次或是頒獎儀式的行為,這樣賽車會是管不著的。我沒問的是:所以不想參與認證的公雞盃、母雞盃、GG盃,看來只能辦成“閒晃杯”了對吧...哈哈...)

鐵:大家都知道賽車是燒錢的運動,而我們因為也有經營廣告公司,也曾經與老客戶某國籍航空的副總經理談及台灣某三位優秀車手的贊助可能,然而對方的答案是:『台灣有賽車嗎?』...而有些賽車手也曾委託我們撰寫贊助企劃案,但我們很清楚地知道,贊助商最在意的媒體數據,即使在目前的TSF跟OP都有TV的錄影轉播,也會從AC Nelson(媒體數據調查公司)產出相對的Explosion Rate(收視率等媒體相關數據),但其實就如職棒的統一獅這種重視品牌行銷的大型企業,他們要看到的資訊其實遠比一個“收視率”來的更多,這方面賽車會無論是對整體環境、特定賽事或是個人車手,未來能有什麼協助或作為嗎?

楊會長:針對台灣賽車的贊助機制,我以美國賽車界的朋友曾跟我提及一個“Sponsorship/贊助“ 跟”Advertising/廣告的差異觀念”,所謂“Sponsorship/贊助“是指我從事這樣運動,而你企業對這運動也有興趣,所以企業願意支持,而廣告效益則是其次,相反的台灣較大型的運動則是以“Advertising/廣告”的方式而存在,也就是廣告主是看在媒體數據的前提下來決定投入的價值。但重點就是台灣沒有企業對賽車有興趣,而我也想透過與其他兩個主辦單位聯合成一個大型賽事,以集中資源去跟電視媒體合作轉播來聯合壓低轉播費,但還是因為他們兩家沒意願而作罷。所以只要沒有媒體數據,這件事是永遠不會發生的...

鐵:會長,在我們的認知裡,中華賽車會應該是一個有使命感的大家長,雖然有能力的極限,但總是要為台灣車手來服務的。所以如果今天有一個台灣賽車手想請您幫他寫一份企劃書,而他是要送給如老字號的”台灣XX汽水“,你會怎麼做?

楊會長:我會叫他不用寫!沒有用的...除非他們業主自己喜歡這運動才有可能...在我二十年來的痛苦經驗,賽車就是”使用者付費“的概念,而在台灣就是Race for fun, not a career(譯:為樂趣而賽、而不能當作職業)(我的媽呀,會長你怎麼不早說...)

5. 雖然市場法則有著『混亂中的平衡』的說法,也知道賽車不是主辦單位單方面的事,但現在我們走到哪都聽到“台灣賽車完蛋了”這句話,所以感覺現在的混亂好像越來越大了,這該如何是好...(關於這個問題,其實前面的對答已經呈現了許多可能的原因,所以現場我並未再追問...)


6.鐵公雞現場補問:關於麗寶賽車場,貴會在去年也因為他們的環評沒過,在官網發了篇類似本篇視角的文章,這在當時就讓我覺得貴會應該是要想辦法協助麗寶積極運作,即使是在檯面下也是應該的,但怎會以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來報導這件事,這讓看多台灣政治的我們老百姓,合理懷疑貴會發這篇稿子,其實是想要向麗寶做特定目的的喊話...

楊:是的,我是在喊話,但這是對政府單位,而不是對麗寶...賽車會對麗寶的協助其實真的很多,只是這些很難跟大家說明,也不方便透露...(呃...好吧...)

7.鐵公雞現場補問:您有沒有想過,其實為了解決賽車會長期背負的責任跟責難,把『賽車會改採理監事制度』是否較好?除了能讓一些在台灣有很多資源豐富的廠商及車手一起參與,問題可能更容易解決外,畢竟賽車會是長長久久的,總是要有後續發展的規劃。

楊:我想這就不用了。如果真要有制度,就像我們TTCC或NTCC的領隊會議就可以了,大家一起制定規則,有問題當場提出,開始比賽以後就照規則走,我想很多問題就能解決了。(我是不想說出“會長您也有退休的一天”這種不敬的話,但我覺得這是實問虛答,所以傳說中的萬年賽車會難道真的存在?)


採訪後記:

記得F-1主播~Robin~羅賓大哥曾跟我說過:『台灣的賽車環境就是有很多人利用我們對賽車的熱情,來成就他們自己...』

雖然採訪前我有做過沙盤推演,但我原本以為頂多得到一些冠冕堂皇的官方回答就罷了。可是楊會長這次的回應,除了讓我非常震驚他的直白外,我更好奇他怎麼會這樣回答,且態度如此自然,所以我很難想像這些話聽在台灣所有賽車參與者心中是何滋味?

如果這些就是他的真心話,我必須說我是崩潰的。雖然他的論述乍聽有些道理,但若容我簡化他的內容,其實就是:『我曾經努力提出合作方案,但他們當時很大所以不理我,所以我只好自己搞了...』。這看似曾經努力過,但有業務經驗的人都知道,這在生意往來上其實是個假議題:因為當人在順風走的時候,是會再裝個輪子讓自己更快?還是揹個石頭讓自己變慢?

企業的存在目的就是要營利,投資與合作則是營利的必要風險過程,至於鯨吞蠶食的手法也或許是必要的終極之惡。所以我並不認為其他兩個主辦單位有義務且單方面的要配合中華賽車會的提議。當然從策略技術面來說,我也不知道賽車會長久以來的提案,是否因內容不夠說服力,還是明顯有著許多破綻?抑或是在“人和”及“業務方式”出了問題?還是真的就如楊會長所說因為大家都太自私短視?但我只知道,每一個企業或團體要有成就,就必須“創造被信任及被利用的價值”,更何況是一個上級主管機關...

所以真正的問題或許是:如果主辦單位本來就想要名利雙收,那麼中華賽車會有沒有想過,自己到底是被這些主辦單位當成“輪子”?還是“石頭”?

另外,寫了這麼多關於賽車會的部分,我還是要平衡一下資訊:以我們與PIC大鵬灣的互動經驗,我相信楊會長所說的有一部分是合理的。畢竟PIC到現在還是台灣唯一的國際賽車場,有著暫無取代的優勢。而就算麗寶賽車場即將營運,但PIC的眾家長官歷經改朝換代,也因為投資無法如願回收,也早已失去對賽車的理解與熱情,甚至不經意地透露出“權力的傲慢”。(這點大家心知肚明...)而在周邊元素如賽制規範的專業性、執法人員與車手車隊間的糾葛,乃至工作人員的服務品質等,也常因“錢”跟“人”這兩件事,而發生一些有趣的事件。所以我雖然沒在本篇提及(也實在不想提),但這些問題在我看來,其實是前面這些核心問題未解之前,所必然產生的騷亂。

在時代不斷改變下,小從個人、大至團體或是企業,甚至到政府,都應該”與時俱進的調整自身定位,以面對外在環境的改變”。而無論台灣賽車環境多年來並未大幅進步是誰的責任,但身為主管機關的中華賽車會應該是要概括承受的。(沒辦法,誰叫你要當頭...)

或許我比較有理想性吧(沒有理想就不會瘋瘋的做這個網站了...),我一直認為『賽車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賽車手用那種無懼無畏、勇往直前的人格特質,駕著一台由眾人合力打造的危險速度機器,再由一人之力去拼搏對抗另一個團隊的偉大過程。』而就算台灣社會對賽車仍然陌生或是不友善,但既然我們20多年來已經有了這麼多熱愛賽車的人一起創造了這個舞台,為什麼還要有這些人為的鳥事爛事,難道就只因為你有一張ASN身份,或開了個偉大的賽車場嗎?

台灣真是個很奇怪的地方:『有權利的沒能力、有能力的只給自己出力、搞到明明有利益卻變成大家做苦力,然後有興趣的卻都看到沒力...』雖然所謂的職業運動在商業的操作下,其實就是個『各取所需的人肉市場』也不為過,但可笑的是:『無論你爭我奪,但主事者總要先搭個像樣的場子吧...』

其實想做一個“商業媒體”,是應該好好幫這些人來“做多”而捧上天的,而絕不應該去觸動這些複雜議題,免得斷了自己後路,但可能我真的比較天真吧,總認為台灣有些事情如果沒有人起個頭,就會一直爛下去,那到底我現在是該努力工作存錢把家人孩子送出國好呢?還是認份的在台灣繼續看這些鳥事咧?所以我寫出來並不是要破壞這些既有的利益環節,而是希望讓真相被看見以引進新的能量,並希望多年後所有曾經愛過賽車或是愛過任何運動的台灣朋友,等你們長大了、有錢了,也等現在這一批人都退光消失不見蛋了,請不要忘記現在這群勇敢運動員曾帶給我們的熱血回憶,而拿出你們的實質熱情,繼續讓台灣這把運動烈火燃燒下去,這樣台灣才或許有點希望吧!

本篇若有不當或誤解之處,也請各方大德海涵指正!

adad
留言 / Comments

您尚未登入會員,請登入會員即可留言。

登入 / Login密碼 / Forgot Password加入 / Join

蘇竣銘2016/08/17 18:47 發表

會長不換人...台灣賽車永遠沒展望!

蘇竣銘2016/08/17 18:45 發表

中華賽會只收錢不做事....不給錢就阻擋.....真的令人髮指!!!!

more / 更多留言
×

Sign In / 留言登入

一般留言使用社群身份就可以了...

Facebook 微博


當然你也可以申請一個帳號...

更新驗證碼

加入會員

×

忘記密碼

輸入您的資料,我們將寄送密碼到您加入會員時所填寫的電子信箱裡。